在各地陆续展开网贷机构行政核查的时候,北京地区传出的一则利空消息似乎表明,网贷最寒冷的时刻尚未到来,和宜信理财小编一起了解。


11月19日,北京副市长殷勇在“第9届财新峰会:全球共探路”详细阐述了政府对互联网风险的管控方针,其中明确提到,通过政治活动让P2P平台实现“三降”,即降余额、降人数、降店面。


互金商业评论注意到,这是北京地区在继今年6月份要求网贷机构执行“双降”(即不得增长业务规模,不得新增不合规业务)后,进一步细化要求,具体到要求机构缩减待收余额,减少机构人员,减少门店数量。而后两条,对北京地区多家拥有较多线下理财门店的大平台来说,显然是重磅利空。


监管部门首次提出“三降”


北京副市长殷勇指出,北京地区P2P平台数量占全国1/4,交易规模超过全国1/3。在今年年中P2P集中暴雷后,问题平台数量虽然已经大大下降。但还不能说P2P最危险的时刻已经过去。只能说情况正在逐步得到控制,但基本的趋势还没有发生根本性的逆转,今年的任务依然非常艰巨。


殷勇指出,对存量平台进行整治主要包含两个方面,一是“三查”,即机构自查、行业自律检查和行政检查;二是要求机构落实“三降”,降余额、降人数、降店面)。


此前,互金商业评论曾对北京地区主流平台做过粗略统计,截至11月初,北京地区待收余额超过1亿的平台70多家,存量规模超过3800亿。


而据网贷之家统计,2018年10月份,全国网贷行业存量仅为8322亿。这也意味着,北京地区网贷存量占全国四成多,化解风险的压力较大。


此外,北京地区大规模平台集中度远远超过上海、江浙和广东地区。待收余额在10亿元以上的平台有38家,其中30亿以上的24家,50亿以上的18家。


从风险防控角度看,在问题平台基本出清的前提下,监管把焦点对准规模较大的平台,要求“三降”也就在情理之中。


早在2017年6月份,央行等十七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要求实现互金从业机构数量及业务规模双降。


2018年6月,北京地区网贷监管部门下发通知称,根据过去几个月的统计数据,有部分网贷机构业务规模在持续增长,有些甚至在加速增长。


通知因此重申网贷机构“不得增长业务规模,不得新增不合规业务”。通知提醒说,


通知强调,各网贷机构存量违规业务必须压降,资金端门店必须逐步关停,资产端门店数量应予以控制。对于不整改或不按规定进行整改的网贷机构,将视情节采取列入拟处罚名单、列入负面清单,甚至予以取缔等措施。


现在来看,这大概就是北京地区 “三降”要求的雏形。


8月份,全国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向各地下发网贷合规检查细则“108条”,其中一条重申“双降”规定,并明确指出,如果网贷机构检查时点的规模总量较2017年6月增长幅度较大,则属于规模控制不到位,或将影响网贷平台后续备案。


有业内人士认为,此前“双降”尚未涉及到平台人员数量和线下门店问题,北京地区的“三降”提法,对部分拥有大量线下理财门店的大机构无疑是重大利空。


在网贷备案推迟的大背景下,要求平台控量甚至缩量,必将冲击网贷机构的盈利能力。作为信息中介,网贷平台主要依赖收取贷款服务费或管理费维持运转,因此某种程度上交易量的规模决定平台的盈利能力。平台选择增量,可能影响备案;选择缩量,将减少营收甚至导致亏损加剧。因此,在“三降”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下,大批平台正陷入进退两难之中。


6月份成存量规模转折点


互金商业评论注意到,在中国互金协会信披平台上的几十家北京网贷机构中,大部分机构自6月份起开始出现存量逐步下降的趋势。部分机构下滑幅度较大。


在线下部分,商评君查询工商资料发现,北京某家互金机构旗下在全国各地拥有数百家门店,但自8月开始,已有至少数十家分公司陆续注销。这是在监管压力下的主动注销行为还是被各地监管部门要求撤离尚不清楚。


下面以部分平台为例,考察北京地区网贷行业存量变化情况。


捷越联合2018年1月份开始待收余额迈入150亿大关,6月份至最高点,达161。87亿,此后出现快速下滑,至10月份跌至137。86亿,下降幅度约14。8%。


北京首提互金“三降”,P2P至寒时刻还未到?


同为捷越联合公司旗下的另一平台向上金服待收余额也在6月份达到年内高点,达50。96亿元,随后一路下降至10月份的40。38亿元,已低于1月份的42。37亿元,距最高点下降幅度约20。8%。


北京首提互金“三降”,P2P至寒时刻还未到?


北京地区另一家超级大平台玖富普惠的表现相对稳定。2018年1月份,玖富普惠待收余额为437.35亿元,6月份达到最高点542.49亿元,10月份下降至504.99亿元,距最高点下降幅度约6.9%。


北京首提互金“三降”,P2P至寒时刻还未到?


宜信旗下子公司宜信惠民今年内待收余额上蹿下跳,波动较大。2018年1月份,宜信惠民待收余额为392.22亿元,3月份开始,从392.94亿元下滑至至5月份的383.71亿元,随后又连升两个月,至6月份到达年内高点397.87亿元,7月份开始一路下滑,至10月份录得低点382.94亿元。


北京首提互金“三降”,P2P至寒时刻还未到?


再来看宜信旗下上市公司宜人贷,2018年1月至6月份,平台待收一路稳步升至494.57亿元,月均增速2%,相当稳健。7月份以后,宜人贷待收出现一定下滑,至10月份录得475.77亿元。下滑幅度约3.8%。


北京首提互金“三降”,P2P至寒时刻还未到?


积木盒子年初待收余额为70。08亿元,6月份达到年内高点81。89亿元,随后一路下降至10月份的66。97亿元,回到2月份的水平,距最高点下降幅度约18。2%。


北京首提互金“三降”,P2P至寒时刻还未到?


懒投资方面,互金协会信披平台的数据显示,其待收余额变化较大。2018年1月份,其披露待收为47.91亿元,二月份下跌至24.39亿元,近乎腰斩,具体原因不明。从3月至10月,平台待收基本在22亿—25亿之间波动,变化不大。


北京首提互金“三降”,P2P至寒时刻还未到?


安邦集团旗下P2P平台邦融汇待收余额呈前高后低走势,1月份待收余额为11.46亿元,3月份降至年内最低点5.91亿元,随后回升并稳定在8亿—9亿区间。


北京首提互金“三降”,P2P至寒时刻还未到?


最后看下北京地区的展期平台爱投资。爱投资8月份出现大规模逾期,随后推出展期和债转股方案。从披露信息看,爱投资1月份待收数据为121.25亿元,至6月份达到年内最高点135.89亿,7月开始出现下滑,猛降至118.21亿元。但诡异的是,在出现逾期的8月份,待收余额大涨至131.91亿,增幅高达11.6%。平台如何实现的,不得而知,如果是通过加大营销促进短期内成交量,平台明显有套路投资人的嫌疑。


北京首提互金“三降”,P2P至寒时刻还未到?


综合来看,北京地区大多数平台6月份开始,待收数据进入下降通道,10月份基本回到年初起点。原因方面,始于6月份的网贷暴雷潮显然是重要因素,监管部门要求严格执行“三降”也促成了这一变化。现在看,下降趋势并未到底,或者说,应该还未达到监管的要求。


一辆快速疾驰的大巴突然在外力下被迫连续刹车,对车上乘客和过路行人会产生什么影响?目前看,评估恐怕还有点早。但至少有一点是肯定的,这个冬天最冷的时刻还没到来。


宜信理财推荐阅读:

如何做一个合格的P2P网贷投资人?

p2p行业局部回暖,何时能重回正轨?

p2p网贷平台发展关键在于优质资产


作者:探长读财


由宜信理财www.ylz0.com小编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请关注宜信官网!

易信普通7群QQ群156819658;易信正式会员交流QQ群696444139(需要提供会员账号,否则一律拒绝);本站已开放注册升级会员享有更多权益;网贷投诉或交流请上 易信论坛http://bbs.ylz0.com ;欢迎下方留言与更多人交流!